在章丘区埠村街道月宫村,村民拥有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在章丘区埠村街道月宫村,村民拥有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土地是每个农民的“命根子”,而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确权则帮助他们守好自己的“命根子”。历史上,从1978年至今全国先后经历过三次土地确权。在此过程中,测量土地的方式也与时俱进。从皮尺测量到使用高精度卫星,测量结果更加精确,确权信息更加全面。

  济南于2014年起在全市推开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目前全市土地确权工作已基本结束,共确认家庭承包土地407.2万亩。农业部门表示,因近些年城市发展需要,一些原有农村承包土地被城市规划中的建设项目所占用,所以最近一次确权数据较1992年时减少了90余万亩。

  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确权,按照法律规定将承包土地的地块、面积、空间位置等信息和变动情况登记在册,然后由县级以上政府颁发证书。它最早可以追溯到1978年,距离现在已经40年。

  在确权过程中,对承包土地的测量是必不可少的一道程序。之前农民们共经历过三次大规模的土地测量,但都是扯着皮尺量出来的。

  “那时候量地很简单,村里先把每家每户的土地提前算好,然后找两个人拉米尺读出数来即可。这样的方法量那些方方正正的地还行,到了山地上就只能量出大体的面积然后再根据经验估算出一个数来。”章丘区埠村街道月宫村村民郭运昌告诉记者,山上的土地多为不规则图形,米尺只能测量出矩形、三角形的面积,测量人员再根据割补法估算出亩数,这样得出的数据往往误差较大。

  另外,之前两次测量还掺杂了一些“小算盘”。“那时候有农业税,而且农民还要交公粮,交多少都与承包地的大小有关系。那些家里地在山上的收成不好的人,在测量土地时会尽量把面积往小了写。”郭运昌说。

  用上高科技高精度卫星获取信息,结果精确至0.01亩

  如今,土地确权用上了实时动态高精度卫星定位系统进行外业实测,再利用智能式一体机进行内业处理,数据安全可靠,没有误差积累。

  记者在章丘区埠村街道办事处农业综合服务中心从事该工作的人员处了解到,听起来如此高大上的设备,其实通俗地说就两大步骤。“外业测量就是工作人员拿着一根类似天线的仪器立在农田的界点处,另一个工作人员站在仪器附近拿着平板电脑接收卫星传来的坐标数据。内业处理就是将外业测得的数据导入到计算机的专业软件上进行连线、画图、测算面积。”

  这样测量,测绘的精确度大大提高。据了解,每个测量点精确度可达厘米级,最终的计算面积可以精确至0.01亩,相比皮尺测量精确了2个单位。

  面积减少全市确认面积407.2万亩,少了90余万亩

  在农业部门提供的一份全市确权登记颁证基本情况表中,目前全市共确认家庭承包土地407.2万亩,而在前期摸底中,总耕地面积为500万亩左右。经过计算,土地确权后的总耕地面积比之前减少了90余万亩。

  我市测出的农村承包土地数据为什么“变少”了?市农业局的工作人员表示,造成这一变化的主要原因是城市发展,“一些农村原有的承包土地,现在被城市规划中的建设项目给占用了,这就导致了村里承包土地的锐减。”

  目前,历下和高新两区已无承包土地,全市共有9个区县参与了本次土地承包确权登记。在济南市区内,天桥区面积最大为10.91万亩,槐荫区面积最小为5.37万亩。

  郭运昌告诉记者,“和之前的承包合同相比,这本证书上的土地面积更加精确也正规。我们家每个人的土地形状和精测数据都一目了然。”新证书上还印上了二维码,扫一扫就能获得证书号码、承包方代表和实测面积等信息。

  新证书的到手,让郭运昌对土地流转更放心了。“之前的证书上土地信息不全,总担心土地流转后出问题,但现在的新证书让我把土地流转的事提上了日程。”他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他家不到8亩地,每年种地的收入也就2000来块钱,如果把土地流转出去,每年不用干活就能有8000多块钱的收入。

  ●相关新闻 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明年“收官”

  全国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正在稳妥推进,绝大多数省份目前均已进入收尾阶段,预计明年年底将全面结束。

  这是记者30日从农业部召开的深化农村改革情况交流会上了解到的情况。

  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是推进“三权分置”、落实承包期再延长30年政策的基础。目前,山东、宁夏、安徽、四川、江西、河南、陕西、海南、上海、甘肃、贵州、湖北12个省份已基本完成确权工作。根据工作部署,2018年是这项工作的收官之年,除少数民族边疆地区外,其他省份均应基本完成确权工作。进度偏慢的省份要加快推进,已完成省份要开展回头看,对重点遗留问题认真开展自查。

  这次确权登记颁证产生了海量信息数据。农业部将加快推进国家级确权登记数据库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信息应用平台建设,提高农村承包地管理信息化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