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珏林昨日在“2006年房地产政策调控专家研讨会”上表示,建设部拟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限定价格的中低价位普通商品房,以解决中低收入人群的买房问题。

  限价房不占经济适用房指标

  “建设部调研空置率就是为了调整住宅供应结构,然后增加中低价位普通商品房供应量。”王珏林在研讨会后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中低价位普通商品房即房地产主管部门事先设定好商品房户型、面积和销售价格等条件,在市场上通过向开发商公开招标竞争来实现,其价格受到政府的事前限定。

  国土资源部公布的今年土地供应计划中,要求各地增加中低价土地的供应,这些地块将是限价商品房的主要土地来源。

  “限价商品房不同于经济适用房。”北京国土局相关人员解释道,限价商品房是各地房地产主管部门根据不同地段设定的价格,也不会占用经济适用房的用地指标,是各地国土部门为限价房专门推出的低价土地。

  今年初,北京市建委副主任苗乐如提出北京拟试行限价商品房政策,据知情人士透露,年内将有一两个项目实际启动;而在去年,上海也提出相类似的“两个一千万”平方米中低价商品房计划,解决中低收入家庭购房之需。

  一位京城开发商认为,这一政策能否平抑房价,取决于限价房的数量,要看政府能拿出多少低价土地。

  看不见的“手”赢了看得见的“手”

  房地产宏观调控一年来的效果,国资委研究中心宏观战略部部长赵晓将其归结为:“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暂时赢了多只看得见的手。”

  “看不见的手指的是市场,而看得见的手是政府。”赵晓认为。

  赵晓说,看得见的手很多,有央行的,有发改委的,有建设部的,应该说这些“手”联合起来的力量是很厉害的,可惜两只手“手”的力不是一个方向。

  对于房地产下一步的调控方向,赵晓预测:首先,政府仍然会行政调控,但是这个行政调控会更加细分和有效,包括针对中低端市场供应量的加大;其次,以总量调控为主导的宏观调控将登场,这意味着政府会考虑让汇率有更灵活的变动,也可能持续升息;最后,土地调控要面临制度创新,从土地收益方面进行调整,改变博弈规则,使房地产的市场化进入新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