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岁的张虹(化名)最近因为房子的事很郁闷,她与男友四月初开始看房,但仅仅一个月的时间,买房计划就搁浅,疯涨的房价让他们望而却步。一同搁浅的还有她对新房新生活的美好向往,她甚至已想好如何去装修,买什么样的窗帘和地板,想让一同出资买房的父母到北京来住。

  张虹2001年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刚开始的工资不到1500元,租房就要花去500元,以后工资慢慢涨起来,现在的工资3000元左右,但租房的费用也增加了,每月1100元(和男友一起租一居室)。张虹的男友是做设计的,两年前到北京,每个月的工资在4000元左右。生活过得稍微紧张一点,张虹与男友每月能存下来3000元左右。这几年张虹与男友两人共有存款不到7万元。

  张虹与男友的父母都在外地,男友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张虹的母亲是一名初中老师,双方的家底都不厚。父母赞成他们的买房计划,倾其所有共出资11万元,这笔钱够在他们家乡买三套100平方米以上的大房子。

  这样下来,张虹有18万元的买房钱,张虹原以为拿着这笔钱可以挑到如意的房子,但事实让她很失望。

  张虹在北京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在东边三环到五环及南边二环到三环间的范围是她买房的首选地带,超过了这个范围,生活和工作都会不太方便。他们首先在网上查出信息,这些信息让他们心有点凉,房价比他们想像的还贵,但他们还是心存侥幸,也许稍微偏一点的地带房价不那么吓人。

  张虹查到在东四环与五环之间的一处楼盘,4月初的房价为6700元/平方米,九层板楼,南北向。这个价格让张虹和男友都很高兴,准备去看看,但这时张虹出了趟差,等到4月下旬他俩跑去看,房价已涨到7500元/平方米以上,而且开发商找出各种理由不再销售。

  张虹对这处房子很满意,频频追问何时再销售,那时价格会不会再涨。售房小姐对她的问题也没有一个准确答案,只让他们留下联系方式等通知,但在7500元/平方米的基础上再涨价是肯定的事。同与张虹他们一起看房的人很多,多数是父母与孩子两辈人一起来看,当时在场的有几拨人都看中了同一套房子,他们都希望能自己能买到。售楼小姐对此一点也不意外和惊喜,仿佛一切尽在意料之中。售楼小姐的答复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很吃惊:想买我们这楼盘的人多了去了,登记的人很多,但现在谁也说不好这房子最后归谁。第一我们也不知道何时再开盘,第二价格肯定还得涨,估计在8000元/平方米左右。你们只有平常多来看看,我们也会给你们最新消息,到时谁抢先付定金,房子就是谁的。

  “好像卖的不是房子而是小白菜似的,这么多人来抢。开发商和买房的人都很疯狂。”张虹说。

  张虹觉得困惑,为什么四月初都公开销售的房子,不到二十天就不再卖了?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答案:开发商囤积着房子待价而沽。

  张虹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惊慌,房价已经让他们难以承受了,但这么多人抢着买,房价只能一路飞涨。“我还买得起房子吗?是不是赶着现在的价钱买了算了?我该怎么办?”

  “五一”期间张虹又和男友到这处楼盘去看,售楼小姐告诉他们,楼盘的多数房子已卖出,欲购从速,价格为8500元/平方米。张虹什么话也没说就回来了,价格让她太吃惊了,原以为这处楼盘8000元/平方米已顶天了,但是开发商并不这么想。

  张虹回来后在北京市房地产交易网查询发现,她所看中的那所楼盘的销售情况根本不像售楼小姐说的那样大部分已售完,还有近一半没有售出。

  这是什么原因?难道仅仅只是一种销售伎俩吗?

  张虹想买120平方米的房子,因为考虑到马上结婚要生小孩,父母过来同住带孩子。她计算了一下,如果按8000元/平方米来算,按揭二十年,房款总额为96万元,贷款76.8万元,还款总额为129万元,利息为52万元,首付19万元,月供5300元。如果按揭三十年,月供为4500元。如果买90平方米的房子,按揭三十年,月供也得3500元。如果再加上装修、税、每年的物业、暖气费等等,张虹的压力可想而知。

  “每个月交月供的压力已很大了,如果再有小孩,钱更加不够花了。父母已把养老的钱都拿出来了,他们辛苦一辈子,把我们好不容易养大成人,他们老了,我们还要拿他们的钱,又无力赡养,我们于心何忍。”张虹说。

  张虹五一期间到多处楼盘询问过,而结果都一样,价格太贵,远远超出了承受范围。在她看房过程中,大多数人都是拿几代的钱买一代的房(父母及孩子,甚至是祖父母、父母及孩子)。他们的心情与张虹一样,充满了对房价的茫然和惊恐,未来房价的不可预知,让他们现在对买房与否不知所措。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开发商的悠然。售楼小姐对买房者总是在宣传房子供不应求,而房价可能仍会上涨。这给买房者带来了更大的压力。有一部分人在这种压力下选择了买房,他们期望以现在的价格切入能避免以后更大的损失。但果真如此吗?

  “如果我现在买房了,一旦房价以后下跌怎么办?这是有可能的。”张虹和男友仔细地算了一下:假如现在的房款是100万元,利息就有55万元左右,如果以后房价下跌,现在100万元的房子以后可能只有70万元,那么买房者就背上了30万元的差价负担。30万元按现在他俩每年存4万元来算,就得耗费近八年的光阴。但买房后他们每月必须支付月供,有没有能力每年存下4万元仍是一个问题。

  张虹也考虑过在郊区买房子,但是以前只有2000多元一平方米的房价,现在也涨到了4000到6000元之间。

  “想想很不合算,两个人每天都要花三个多小时上下班,起早贪黑,而且两人加班加点是常事,晚了赶不上车更麻烦,打车回去得多费钱啊!什么生活质量和激情都没了。”张虹说。

  张虹对新房的向往已被高涨的房价完全打破。她和男友目前不再计划买房,向家里借的钱也还给了父母,良心大受安慰,结婚计划暂时押后,而生孩子的计划更得往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