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2日,武汉市5141名困难家庭市民参与一个经适房小区公开摇号。结果摇中的124名市民中,有6人购房资格证明编号是连号。经查,6人申请材料系造假。

  5000余人参与经适房摇号,中出6连号的几率有多大?华中师范大学一位数学博士的计算结果是:千万亿分之一。然而,这千万亿分之一的概率就愣是在审批程序、公示程序、软件程序、公证程序等"多重保险"下,轻轻松松变成了事实。面对此案,起码应该有三重追问。

  首先,6连号作假之所以败露,没有其他原因,只在于太假了。如果作假作得稍微合乎常理,如果作假者能将这6连号分而拆之,打散到其他号码中,谁还能从中看出端倪?此前的经适房摇号中,有没有与6连号类似的更隐蔽的骗购行为存在?

  其次,此弊案之所以引起民意强烈反弹,不仅在于经适房的特殊意义,还在于这是"一整套"程序,涉及居委会、街道、公安、民政、国土房产等多个公共部门,只要其中任一个环节较真,作假都几无可能。公众不禁要问:在层层防守的底线公平领域,完成作假目标,究竟需要多大能量?在"办证、登记、摇号一条龙"服务背后,又有多少公共权力在寻租、在沦陷?

  此外,还有一个问题值得警惕:帮助千万亿分之一概率最终落地的摇号软件,居然是"自己编的程序自己用、自己保管、自己修正"。这让我们反思公共利益配置中的那些随机程序,比如听证人员的"摇号"等,它们都经过第三方检测、经得起彻查吗?

  经适房6连号弊案的真相还在调查中,还原事件细节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追问经适房配置制度,及时修补漏洞,不能让公共利益成了权钱交易下的唐僧肉,切实维护社会公平,保障公民权益。